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羔羊妈妈潘心雅 3
羔羊妈妈潘心雅 3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A级毛片免费观看-欧美成人网站-热图站]

地址发布页:

第三

  在甯城外国语初中部的第一天,班上的同学都挺热情挺友好的,有些拘谨的
我也和座位前后的同学说上了话。

  这裏特别介绍一下我的同桌周彦,和我一样在同龄人裏算是小个子,别看他
傻不拉唧的,学习成绩还挺好,毕竟能进市重点初中都有两把刷子。今天课程有
些跟不上,他会细心帮我讲解重点难点。看来以后跟他搞好关係,抱大腿抄作业
是没问题的了。

  不过他有一个鬼畜的爱号,他一本正经地解释说是爱好摄影,说白了就是偷
拍长得好看的小姑娘,又矮又胖的他看起来敦厚老实人畜无害,其实可猥琐了。

  他拿出手机给我看完他的珍贵典藏,足足花了两节课的时间我安利了各班班
花,各年级级花,还私下评定了校园八大女神,甚至还有四大美女老师云云。我
一脸无语看着几千张照片的手机相册,还有点佩服这小子的毅力,同时也在心裏
嘀咕着,这些女生女老师都没有妈妈有魅力,妈妈一张全身照能秒杀他相册所有
了。

  更让我无语的是,周彦跟个发情的公狗似的十句话裏有八句和女人有关。满
脑子龌龊想法就算了,还满嘴不切实际的骚话,一招双龙探海揉得某某某级花娇
喘连连,还要让隔壁班的谁谁谁含住他的上古龙根,更嚣张的是,说要一柱擎天
压着清晨遇到的那个女老师,直捣黄龙,曲径通幽处等等。

  我在一旁露出尴尬不是礼貌的微笑,「吹得那麽厉害,说得好像你那玩意开
光过一样。」

  「嘿嘿嘿我也想啊,」他傻裏傻气笑了笑,整齐的大黄牙有些辣眼睛,笑起
来又呆又蠢,「好想找个性感美丽的小姐姐给我开开光哦。」

  「啧,屌丝,想得还挺美,要找女朋友肯定我先找到。」我得意一笑,毕竟
妈妈是那麽明豔动人,作爲儿子的我也多多少少继承了几分顔值的。

  「切,多少小姐姐巴不得做我女朋友呢,我粗大坚硬的上古龙根不是谁都能
享用的。」他一脸认真的说出如此厚顔无耻的话,我强忍住了要揍他的沖动,听
他接着说道。「特别是今天上午那个骚货美女老师,太迷人了,那脸蛋那身材那
腿,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女老师都好看,真想让她尝尝我的大屌。」

  「我说,你能不能别讲话那麽粗俗,再说了,你这小胖子能有五厘米就不错
了。」

  「你要不要看看?」他鬆了鬆裤带。

  「滚。」我顿了顿,有些好奇,「对了,那个骚货女老师有多好看,你有拍
照片吗?」

  他凑近我一脸神秘,带着难闻的口臭说,「有哦,但是比较劲爆,传到家裏
电脑收藏了,你想看吗?」

  我捂着嘴,点了点头。

  「下次给你看。」他阴阴一笑。

  「切,一定啊!」我也回敬他一个神秘的微笑,我暗想,你眼中的最好看的
女老师还能有多好看?有我的妈妈好好看吗?再说了,能被人拍到劲爆照片的骚
货女教师,能和高贵优雅举止得体的女神教师妈妈比吗?等你得意洋洋炫耀完,
我再把妈妈美豔动人的照片发出来打你的脸!

  今天除了结识了这个奇葩的同桌,还有一件事。

  班上的文娱委员找到我,说问我演不演情景剧,有一个同学要準备数学竞赛
演不了了。我怕麻烦想推脱,周彦用胳膊肘捅了捅我,「去嘛,我都演了,跟你
说哦,这个艺术节彙演阵仗可大了,初中部和高中部在一起举行,到时候还要一
起去高中部参加节目咧。」

  「对,对,表现优秀的节目还有表彰呢,我们其他人都準备好久了肯定可以
的。」文娱委员连忙帮腔。

  表彰什麽的我挺无所谓,吸引我的是周彦的话,那岂不是能能去妈妈的学校
一起表演了吗,我还没去过呢,不知道妈妈会不会也有节目。一直在妈妈面前当
宝贝儿子的我,突然也想试试一起出演情景剧,她看到台上表演的我也会很惊喜
吧。

  「那是什麽角色?」

  「警察,」文艺委员顿了顿,「周彦演小偷来着,你俩对手戏比较多,私下
多讨论讨论。下午放学记得一起排练哦。」

  「好。」我应允下来。

  我因爲排练情景剧较晚回家,提前给妈妈发了信息。回到家时妈妈早已经在
家做好饭了,略显疲累地坐在沙发上,拖着香腮,被电视剧裏的桥段吸引着。一
身可爱少女的打扮让人挪不开眼,配上白皙明豔的脸蛋,十分减龄。

  浅棕色的中长发扎小马尾,换上一件宽大的长袖卫衣,却仍旧掩盖不住有料
的身材,高挺的双峰依旧撑起了傲人的曲线;下身没有穿裤子,玩起来最近流行
的下衣失蹤,宽大卫衣当裙子穿,仅仅盖过了圆润的翘臀,卫衣下摆延伸出来两
条笔挺修长的美腿,依旧是早上的黑丝袜,依旧是那麽性感诱人。

  我打量着妈妈的打扮,笑道,「谁家的小姐姐啊,穿得这麽年轻,真漂亮。」

  「少贫,臭小鬼。」妈妈白了我一眼,但双眼噙满了笑意,显然我的奉承还
是很受用的。「快去吃饭吧,吃完饭来聊聊今天在新学校的情况。」

  我在餐桌上一边扒着饭,一边偷瞄着正在认真看电视的妈妈。只见妈妈斜靠
在沙发上,一双性感的美腿蜷缩着,大概是坐姿的原因,宽大卫衣已经无法起到
裙子的遮盖作用,下摆堪堪遮住大半部分臀部,另外一份小半部分丝袜美臀已经
暴露在客厅明晃晃的灯光下,两条招狼的大长腿并拢叠起,展现出诱人的曲线,
薄薄的黑丝在大腿与膝盖部位被拉伸着,隐隐透着迷人的肉光,两只小巧的丝袜
美脚也交叠在一起,可爱的脚趾头不安分地动着。

  可爱的扮相已经无法掩盖她的成熟风韵,不经意间,妈妈举手投足散发出来
的少妇气质让我疯狂的迷恋着。我压抑着自己内心的躁动与生理上的沖动,不行,
我不能对妈妈有想法。我狠狠扒了两口饭,「想想别的,想想别的」我心裏默念
着。

  「妈妈,你难得今天穿得这麽少女,我帮你拍几张照纪念一下吧?」我试探
性地问道,一来刚刚想起和周彦关于美女教师的暗中比斗,二来沈妈妈没有发觉
自己已经是半走光的状态,赶紧抓拍下来才行。

  「来吧。」妈妈的语气听似云淡风轻,但表情仿佛抑製不住自己的得意了。

  我连忙抓起手机对着妈妈就是一顿猛拍,每个角度都照了不少。

  「够了吧,还拍啊。」妈妈摆了摆手,一脸嫌弃。

  「嘻嘻,谢谢妈。」我看着手机裏性感美豔的成熟女人,表情优雅,身材曲
线曼妙,一身活力四射的打扮,气质却依旧优雅迷人。基本上每个角度都拍到了,
有几张图依稀还看到了内裤的边缘。

  「给我也看看啊,」妈妈在沙发上起身来,双腿微微交叠,又是另一幅迷人
的画面。

  我连忙把手机收起来,岔开话题,「我们初中部和你们高中部的艺术节是一
起开吗?」

  「对啊,在我们高中部,这回艺术节爲了宣传甯城外国语的文化艺术水平,
上面挺重视的,请了不少外面领导来呢,」妈妈顿了顿,笑着对我说,「你今天
是排练艺术节的内容吗?我可不知道你会演舞台剧哦。」

  「真的,演警察呢。台词不多,还挺简单的。」

  「来得及吗,下周三就要艺术节了,我们高中部周五要彩排了呢。」

  「嗯嗯,我们也是周五彩排,不知道能不能审核,好像参加的节目还挺多的。」

  「那加油了小警察,期待下周能在我们学校大礼堂看到你表演哦。」妈妈笑
了笑,对我投来鼓励的眼神。

  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心想。

  接近十点多,爸爸回来了,困倦的表情下掩藏不住笑意,一进门鞋都没换,
拎着包就抱着妈妈亲了一下,然后摸了摸我的头。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先听哪个?」爸爸鬆了鬆衬衫的领口,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很臭屁的把脚搭在了茶几上。看他春风得意的样子,八成就
没什麽坏消息吧。

  「坏消息。」我率先发话。

  「坏消息就是,我后天就要出差了。」爸爸笑眯眯看着我和妈妈,没给我们
反应的时间,继续说道,「好消息就是,今天去德国学术研讨的名额,有我一个!
表现得好的话,以后晋升高级职务人员会省了很多步骤。」

  「这麽快要走吗,要去多久啊?」妈妈爲爸爸开心之余,也有些低落,坐在
爸爸旁边关切问道。

  「先去一个多月考察,回来修整一段时间,然后再过去半年。」爸爸看出了
妈妈的低沈,搂了搂妈妈的肩柔声说道,「又不是不回来了,这次机会对我来说
太重要了,长远来看我事业更进一步,也是让你们过上更好的日子啊。」

  妈妈表示理解,抿着嘴点了点头,「嗯,知道啦。快去洗澡吧,晚点我还有
点事儿和你说。」一边转头看向我,「诚诚还有你,你写完作业早点休息了。」

  「哦哦,好的。」我转身走进房去。

  见我走进房内,妈妈也拉着爸爸进了主卧。

  「真的要这麽快走吗?」妈妈有些幽怨。

  爸爸有些心疼,搂住妈妈说到,「这次机会真的很难得,错过这次不知道有
没有下次了。反正这回就一个月就回来。」

  「嗯,我理解的。」妈妈理了理自己的情绪,「对了我今天送诚诚去他们学
校,任校长说教育局那边其实还没批。」妈妈把上午跟任平的对话与周五饭局的
邀约和爸爸说了,爸爸一阵头疼,不由得抱怨道,「我们关係也找了,礼物也送
了,饭也请了,这个任平怎麽还没弄好呢。」

  「那周五我一个人去吧,也不好带上诚诚。」

  「嗯,只能你去了,一定注意安全,能不喝酒就别喝酒,我看任平不是什麽
好东西,上次来我们家他一直在瞄你的腿。我睡下之后还是你送他回家的吧?没
有欺负你吧?」

  「什麽啦,尽想些乱七八糟的。当时他也醉的不轻,还能把我怎麽样。」妈
妈佯装不满,眼角闪过一丝慌乱,「倒是你,这段时间不许乱来啊!」

  「怎麽乱来?我已经有这麽一个性感诱人的老婆了,哪还会看上别人?」爸
爸说着,搂着妈妈的手已经从妈妈嫌隙的腰肢滑到臀部,隔着宽大的卫衣轻轻摩
挲,依然能感受到她翘臀美妙的弹性。妈妈卫衣的下摆宽鬆,爸爸的手很轻易的
滑了进去,在妈妈裹着丝袜的大腿与臀部上游走。随着爸爸突然的入侵,妈妈象
征性挣扎了一下,便侧着脸靠在爸爸的胸膛上,竟爬上一丝少女的红晕。

  「你卫衣下面没穿裤子的?」这样的打扮显然是刺激到了爸爸,穿着粗气低
声问道。

  「啊…轻一点,在家裏这样穿舒服……反正没有别人在。」

  「诚诚不小了,还是注意一下打扮,」爸爸双手揉捏着妈妈的翘臀,凑近妈
妈的耳朵吐气,「不过,我很喜欢。」

  「你刚回家,别…我,我们都还没洗澡…唔…」话还没说完,妈妈娇嫩的嘴
唇就被堵住了,同时身体在爸爸的入侵下变得渐渐燥热。想起即将一个月见不到
自己的丈夫,有些不舍,也动情回应起来。

  没有停止激烈的热吻,爸爸微微地下身子,将妈妈一只修长的美腿卡在自己
腰间,托着妈妈的丝臀,让自己发胀的下体抵着妈妈双腿之间。「唔…」一丝呻
吟从嘴边挤出,妈妈突然想起上午在地铁的玩弄的憋屈,同样是被男人的肉棒粗
暴抵着自己下体,难忍的情欲被瞬间引燃。

  「咚!」门口传来一阵声响,将沈浸在情欲之中的两人惊醒。爸爸赶紧坐在
床上,用被单遮住隆起的下体,尴尬一笑;妈妈红着脸白了爸爸一眼,娇媚的神
情风情万种。妈妈走到门口张望了一下,见并没有人,一边我的房间也是紧闭着,
鬆了一口气。妈妈背对着爸爸,诱人的丝臀暴露在爸爸眼前。

  「真是的,门都不关就这麽色急…」妈妈不满地嘀咕一声,还没转过身来,
就被一股力量按在了门上。

  「欣雅,你今天去哪了,爲什麽屁股上这麽多灰?」爸爸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穿着粗气,听不出是愤怒还是兴奋。

  洗手间裏一阵平静,我捧着手机呆呆坐在马桶上,心有余悸。

  「如果刚刚是往房间跑肯定来不及开门关门,会被妈妈抓到的吧?」回想着
刚刚的惊险,又是一阵后怕。但是那个向豔画面真是太刺激了,妈妈背对着自己,
一只丝腿被爸爸擡起,另一只颤颤巍巍支撑着身体,被薄薄的丝袜包裹着,在爸
爸的刺激下时而绷紧,时而弯曲。卫衣看似遮不住,又偏偏遮住了丝袜翘臀,一
只手在妈妈卫衣下神秘的空间肆虐,妈妈的背影随着那只手的动作颤抖扭动着。
还有妈妈大腿上部的丝袜好像有点髒……

  对了,拍了照的,我灵光一闪,赶紧翻起了晚上拍的照片。只见妈妈的丝臀
上,赫然有些灰尘一般的髒物,我将图片拉大,这……这是手印!

  爲什麽妈妈的大腿和臀部上会有手印?难道妈妈被人摸进了裙子裏?怎麽会
有这麽多灰尘的手印?那个人是乞丐、清洁工还是民工?还是手上满是粉笔灰的
学生?妈妈是被迫的…还是顺从的?我不禁开始无限遐想。

  妈妈在无人的办公室被一个高大兇恶的学生按着趴在窗台上,像一只无助的
羔羊,满是粉笔灰的手抚摸着妈妈的丝袜美臀,妈妈痛苦地呻吟着,诱人的肥臀
被撞起一阵阵臀浪,一根又粗又黑的肉棒快速的进进出出,挂满晶莹的液体……

  啊,不行了,我一边幻想一边快速撸动着,一声声闷声低吼之后,卫生间再
次归于平静。

  主卧裏熄着灯,房子的隔音很好,两个人的声音传不到门外。

  「他这样摸你的腿的吗?还摸了你哪裏?」

  「嗯…还有…还有屁股…啊!好疼…」

  「你怎麽不反抗?」

  「我反抗了…他压着我很大力…啊…」

  「这样压着吗?」

  「嗯…轻一点…」

  「他顶你了吗?」

  「……」

  「问你呢,有没有用肉棒顶着你?嗯?」

  「有…老公别生气…」

  「顶到你屁股了吗?还是顶你下面?」

  「别问了…啊!别…嗯嗯…顶我屁股了…」

  「屁股擡高一点,那有没有像我这样顶你下体?」

  「…啊啊…有…有…但是隔…着丝袜的…老公别问了…」

  「那…那他有没有像我这样撕开你的丝袜?」

  「没有…这个真的…啊!哦老公…」

  「他…他有没有,有没有…像我这样…插…」

  「没…没……哦哦…嗯…老公好棒……啊……」

  女人娇媚的娇喘与男人低沈的低吼声交织在一起,令人遐想。

  「你刚刚问的都是什麽问题啊,你脑子裏装着什麽呢!」半个小时后妈妈靠
在爸爸怀裏,眼睛在黑夜裏闪烁着些许光辉,她在爸爸腰上捏了一把,生气问道。
「好像我被人欺负你很兴奋一样。」

  爸爸吃痛,拍掉妈妈的手,有些尴尬说到,「这不是关心你嘛,就多追问了
几句。话说回来我不在这段时间你的注意一点,毕竟我老婆太美了,惹得太多人
惦记,还是蛮担心的。」

  妈妈莞尔一笑,拍了拍爸爸,「就会嘴贫。一身汗别躺着了,快去洗澡,明
天还要上班呢。」

  「要不一起洗?」

  妈妈翻了个白眼,爸爸很识趣的扯了换洗的衣物走进洗手间。妈妈打开台灯,
瞥了一眼刚刚被撕烂的丝袜,很嫌弃地用两只手指提了起来,看着上面已经变淡
的手印皱了皱眉头。以后要保护好自己,不让老公担心,不能让这种色狼得逞了。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